2019:明星像网红,网红像明星

时间:2019-12-24 18:38:03来源:网红街 作者:半边天点击:

2019年,影视圈迎来行业寒冬。

以前动辄投资上亿的影视剧,今年在五千万以上的都很少,大多数都是投资一两千万的网络剧。国产电视剧的数量从2016年的901部下降到2019年的456部,电影从4178部下降到2240部,两者皆足足少了一半。

影视剧数量减少,演员自然也不太好过。

第十三届First青年电影节闭幕式上,海清曾自我声援,呼吁导演能够多给中生代女演员一些机会,表示她们比胡歌便宜,但一样好用。

除了中生代女演员,很多年轻演员也遇到这样的问题,在《演员请就位》节目中,曾经出演过《天国的嫁衣》、《王子变青蛙》等热门偶像剧的偶像明道也公开“认糊”,称“刚才我演的是我今年演的第一场戏”;去年金鹰大满贯的迪丽热巴,也尝试通过访谈节目向导演们喊话“我有时间”。

相关数据统计的中国近9481位演员中,有半数以上今年已经无新作品。更可怕的是,2019年65%演员无剧播出,超过六成的演员空窗期在两年以上。

谁糊了?

根据云和数据演员霸屏总榜显示,去年名列前三的邓伦、罗云熙和杨幂,今年分别位列第三、第九和第十五位。

本有八部在2019年上映的作品,到头来只有三部正常上映,但并无出彩的地方。杨幂和霍建华主演的《筑梦情缘》在刚宣传时,热度居高不下,然而与热度截然相反的收视率却低得惊人。连续一周都只有0.8%左右。

霸屏七年的流量霸主杨幂近年的作品略显疲态,接的戏虽然多,但是一直被调侃为“烂片女王”。2018年的8部作品平均分只有5.2分,声势浩大的《扶摇》评分不足五分。

不止是杨幂,曾经在《仙剑奇侠传三》叱咤的一众演员,如今都纷纷掉出霸屏榜单。去年结婚,今年怀孕的唐嫣,仅仅上架了一部《时间都知道》,还是以前的存货;同样结婚生子的“邻家妹妹”刘诗诗,也只是上映了一部四年前的库存《如果可以这样爱》。

如果说杨幂因为各种原因导致名次下降,那么有些人则直接消失在霸屏榜单中。

除了2018年榜单第五的金鹰最佳女主迪丽热巴,2019年,有21个人掉出了榜单前三十,状况十分惨烈。

其中不乏鹿晗、关晓彤、王俊凯等青年演员。

他们掉出榜单的原因,无非是作品数量减少,口碑不佳。以鹿晗为例,斥巨资打造的电影《上海堡垒》豆瓣评分仅有2.9分,票房只有1.2亿,制片导演甚至亲自出来道歉,而另一部与女友关晓彤一起主演的《甜蜜暴击》收视率最低只有0.334%,豆瓣评分更是只有2.8分。

反观今年登顶的杨紫,因为选片谨慎,勤奋拍戏,集中精力,成为青年演员的代表,深受观众好评。

明星没戏拍,网红忙翻天

迪丽热巴几乎是在家呆了一年,而隔壁行业的李佳琦和薇娅,却每天都在直播,甚至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。

作为当今淘宝直播第一主播,薇娅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带货奇迹,“单件商品最高引导销售额超2700万”、“单场直播最高引导销售额超2.67亿元”、“2018引导成交总额约27亿”、“2019年双11引导销售超2018年整年”。她肩负着几十家工厂、上百个员工,不同于没戏演的演员,她已经没有办法停下来了。

现在的薇娅每天就睡三四个小时,每天直播到夜里12点,然后开始筛选商品,亲力亲为,然后复盘当天直播的内容和商品。等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早上,两点睡醒后洗漱并在路上化妆,到公司后开始整理产品,日复一日,从不停歇。

时至今日,薇娅直播间火爆异常,已成为一个简单的“小舞台”,出现过各种各样的明星。在电影《受益人》准备上映时,主演大鹏和柳岩就曾空降薇娅直播间,为电影助力,带货电影票。除此外,徐璐、容祖儿都在薇娅的直播间亮过相。

“口红一哥”李佳琦的直播间更是出现了大s、蔡依林、杨洋、杨颖、朱一龙、周震南等将近20位明星。

其他短视频网红、视频up主的头部力量每天都能接到各种各样的广告,行业蒸蒸日上,目不暇接。

一边是无人问津的影视明星,一边是忙到底朝天的网红,两者的身份如今出现了个大反转。

明星“下沉”,网红“升级”

那些不演戏的演员都在做什么?

数据显示,2019年的国产综艺数量已经超过全年的国产剧。综艺对于众多艺人来说,比较友好,因为就算没有作品,只要有特长、有才艺、有绝活,依然能在荧幕上露脸,获得曝光量。

就像杨幂,虽然要上映的电影一部没上,但是综艺节目却参加了不少,例如《遇见天坛》和《密室逃脱》。同样,一部剧都没上的迪丽热巴成了《极限挑战第五季》的常驻嘉宾,此外,她还参加了《创造营2019》、《送一百位女孩回家第三季》、《遇见天坛》和《慢游全世界》等综艺活动。

今年带“演员”两字的综艺繁多,各种影视圈的新人都频繁出现在这类综艺中,当你自己演的没那么好的时候,综艺可以帮你连接到更好的角色,获得更多的曝光量。

如今,无论在综艺节目见到谁都不足为奇,所有的“怎么ta也来了”正是整个影视行业的缩影。

以前电影咖不愿拍电视剧,现在明星却一直在“下沉”,不但频繁出席综艺和真人秀,甚至在各个平台直播带货。

柳岩早在今年6月就开启了自己的直播首秀,不仅吸引到了500万人在线观看,还将准备好的18款产品全部推销出去,最终成交金额在1500多万。李湘、李响等主持人也“住”在了直播平台,开始专职带货。

这还不够“下沉”,目前有人开发了明星定制服务,只要你付款,就能预约特定艺人为你录制视频,明码标价。

明星下沉,网红却渴望破圈。

《吐槽大会》第四季强势回归,请到了当红淘宝直播主播李佳琦坐镇主咖引发关注。开播当晚#李佳琦 吐槽大会#、#卡姆教李佳琦直男式带货#、#李佳琦给张绍刚涂口红#等登上热搜,成为网友讨论的焦点。

papi酱受邀参加了《明星大侦探5》,同样是节目组为了吸引更多的新观众,为节目注入更多新鲜血液的策略。

一如前几天签约bilibili的冯提莫,也试图通过线下演唱会,上综艺节目等举措破圈让观众淡化其“主播”的印象,更在乎她“歌手”的身份。

长久以来,在人们的普遍认知中,认为明星和网红之间是有壁垒的,认为无论是长相还是专业技能,相比之下,明星都要更高级一些。

然而今年,这层行业壁垒也逐渐被打破了,变成一个“明星网红化”和“网红明星化”的社会。

今年爆火出圈的李佳琦,不但可以“掏空每个女孩的钱包”,更有了流量明星具备的精修图、控评、机场接站和职业偷拍,还有了登上各种综艺的条件和机会,以及在犯错的时候获得粉丝们像维护传统明星时的维护和理解。

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个明星该有的待遇。

从本质问题看,明星无戏可拍、网红强势入局明星领域,都意味着人们在追求变现的速度要求越来越快,“明星网红化”也是因为明星们担心生产作品、建立口碑的周期过长,无法实现快速变现导致的自然现象。

2019年是一个“谁有流量谁说了算”的年度,网红的号召力出现了比明星强的状态,从“giao”到“奥利给”、从“乔碧萝”到“韩美娟”,这些口号和人物的影响力,已经远远超过大部分影视剧。

但不论是影视明星,还是网红,能保持业绩,做到顶端的都保持着高强度的工作,不断的输出有价值的内容,让受众获得较好的观看体验。

就像今年霸屏总榜第一的杨紫,在去年和今年两年每年都有七部作品输出,从04年到2019年,共参演播出影视近60部。从目前来看,只有一如既往的勤奋,并输出更好的内容,才更受观众的喜欢。

最新文章
酒店视频
推荐文章

网友跟帖

热门标签

商务合作qq:

Copyright 2019-2029 www.wanghongjie.net 〖网红主播|网红酒店|网红景区|网红城市|〗 版权所有

声明: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